这家“腰部”创业公司,为什么提前死了? (转载)

  • 2021-08-04 21:57
  • by 刘管家
  • 85
  • 0
  • 0

  

作者| 翟更章


编辑| 石航千 大成

 

“原本是可以走小而美的,可惜了!”


在接受亿邦动力访问时,某家正在清算中的腰部社区团购企业业务负责人发出惋惜。


回忆2019年底那场振奋人心的发布会,这家企业创始人曾同时宣布了融资和盈利的消息;彼时“扎扎实实走小而美路线”是公司坚定的路线,听起来似乎再坚持坚持就能上市。


但如今,另一位运营负责人已经面对现实:“拼多多、美团等巨头进村了,没有资本会去跟他们抢赛道的。”


“业务关闭、人去楼空,仿佛从来未存在过一样。”就像外界看到的那样,这位运营负责人不得不承认,即便竭尽全力公司还是没能熬下来。拨开层层迷雾,这家企业早已在推进业务清算。


  


突变的4个月

 


有内部人士向亿邦动力透露,今年春节过后,上述社区团购公司的合伙人和高层们已经开始逐个离任。


最早离职的是一位负责业务运营的联合创始人,年后就已经去张罗自己的新业务了。创始人也承认,“2020年12月份就已经进入业务清算程序。”


截至目前,公司法人已经变更。如今的状态,就像所有人都在等待最终落锤的声音一样。


2021年5月,数十家该企业供应商组建了维权群,他们意识到这次拖欠货款的举动不同寻常,于是开始集体向外界求助。在这个维权群里,供应商欠款在数万元不等,有的欠款超过了10万元。被欠款最多的是一家杭州供应商,有80多万货款未结算。

 

相关财务人员回应5月结算,而进入5月下旬这些供应商尚未收到回款,于是不敢供货。


随后,公司已经转移了办公基地,人去楼空了,只能对接到3个公司人员。



供应商们陆续收到结款承诺是6月份。6月中旬,数家本地供应商找到这家企业新的办公地点,对方履行承诺结算了货款和押金。上述供应商得到消息后,第二天赶到了现场,拿到了自己的4万元钱。


“对接的负责人不错,很快就结了。”这位供应商后续反馈道。


目前还有上百家供应商押金未退。该社区团购负责人承诺:“不可能不还,还在清算。”


一个月后,曾经的社区团购明星创业公司,一家2019年就已经盈利的企业,业务停运。


上述负责人表示:“早在2020年中,公司就在试探各种新模式新业务,现在属于主动退出社区团购赛道,公司的创始团队现在已经投入到新业务去了。”


面对当下市场中复杂的竞争态势,这家企业也像诸多同行一样,放弃了原本让自己起飞的赛道。


  


一次失败的突围

 


据内部人士透露,一切的转折发生在2020年。


2020年突发疫情,社区团购一时间变成了居民买菜的刚需服务,这家企业在过去亮眼的表现,更让其成了疫情期间协同防疫服务民生的重点企业。


但实际上,几十亿的GMV,行业中最接近头部的名声,都没能掩盖其运营能力的不足。


“原来只有20多个SKU,一下子增加到150多个。”其中一位业务负责人表示,自家企业原本的爆款模式,靠人分拣就能完成,根本不适合扩张SKU,更不用说走平台化路线。


然而,形势逼人,在全民防疫的大环境下,人人都开始接受生鲜零售,原来被诟病的社区团购,一夜间变成了习以为常的事物。


于是,整个行业有种用户习惯已经养成的错觉,在用户强烈的诉求下,这家企业也被潮水推着走上了SKU扩张和平台化道路。


其选择了数个业绩亮眼的城市站点,开始改造中心仓,探索多SKU模式。但业务还未跑通,各地便纷纷解封,刚需用户开始流失,探索以失败告终。



更可怕的是,美团、拼多多等巨头切入社区团购市场。


“我们的运营系统跟巨头比还是有差距。”这位业务负责人直接指出了自家业务上的不足,巨头的抢入,也让其失去了战略试错和战略收缩的时机。


当时,即便是这家曾经盈利的社区团购头部企业,资本在面对巨头抢入的市场时,也不会选择继续投入支持。


经过半年的短暂试错之后,巨头已经进入开启烧钱模式,市场没有了生存空间,这家企业连选择回退到“小而美”模式的时机都失去了。


“如果没有犯错,一直走小而美的话,是能走通的。”这位业务负责人感到可惜。


其创始人则表示:“小而美模式在生存上没有任何问题,但无法规模化,意义不大。”


进入2020年下半年,看到巨头不设限的烧钱竞争,这家企业的高层下决心退出社区团购赛道,开始试探各种新的业务模式,与此同时业绩也开始直线下降。


今年春节后,这家企业多名高管接连离职,创始人开始了对公司最后的抢救,直至日前进入清算尾声。


  


“腰部”社区团购退场



从同程生活开始,不到一个月的时间,曾经的明星社区团购企业匆匆收场。这些企业中,像同程生活这样的曾是社区团购创企的头部企业,都曾纵横裨益、合并对手;也曾在2019年争先夺后发布融资消息,与其他竞争对手一起将市场炒热,风头无两。

 

巨头降维打击时,他们踏入的不再是同一条河流。

 

“巨头自己本身就有流量,然后还能把社区团购的流量导到其他业务上;商业模式也比你强,这个时候效率还赶不上,没办法竞争。”上述运营负责人表示,在面对巨头的时候感到很绝望。

 

更让人绝望的是,巨头的烧钱模式和规模效应,短短几个月就让其丢失团效,就连原本具有领先优势的几个城市也溃不成军。

 

即便是监管层面叫停了烧钱模式,该运营负责人表示,巨头已成规模,控制烧钱尺度、变换一个模型,腰部创企也无法承受。当下正在推进的团批模式,就是其他社区团购创企难以做到的。

 

“做窄SKU、做精品爆款走小而美模式,是没有问题的。”上述业务负责人认为,爆款精品模式在社区团购市场有着足够的生存空间,但自家走了半年的弯路,已经无法证明了,“(与巨头竞争时)中腰部社区团购企业不能走错一步!”

 

同时,这位业务负责人也承认,现在市场上能够生存下来,并受到巨头关注的社区团购企业,都在SKU扩张和平台化上做出了成绩。

 

同程生活曾希望成为这其中的一员。为了保住自己的市场地位,同程生活在不到半年的时间里出现了9亿左右的欠款,其中还有近3亿银行贷款,这还不包括账上原有资金。但最终也未等来巨头的收购。

 

对比下来,这家尚未宣布倒闭的企业面对资本市场时更加清醒,从2020年下旬巨头入局时就及时刹车。内部人士透露,自家并未出现银行贷款需要偿清,供应商欠款也仅剩百余家,大多数是押金,正在稳步推进结算中。甚至在去年,核心团队已经开始着手做新项目,融资即将到位。

 

在宣布破产的内部信中,同程生活CEO何鹏宇这样写到:“从2020年9月开始,社区团购风云突变,行业从‘拼创新’、‘拼执行’,变成‘拼资本’,‘拼补贴’。美团优选、多多买菜和橙心优选涌入,打乱了创业公司的步伐,依靠巨额补贴,巨头们抢走大部分用户和订单量。”

 

一位投资人则给出了另一种看法:“社区团购是一个讲究团队高度配合的业务,收购或并购对企业的发展并不利,企业不能想着做不下去了找对手收购。”

 

和同程生活2019年收购邻邻壹相似,这家企业在2018年底也曾有过收购合并动作。上述投资人认为,收购合并会带来团队融合问题,影响企业的节奏。不过,不能直接将他们的失败归结到收购合并身上。

注:本文来源:转载,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。如有侵权行为,请联系我们,我们会及时删除。


评论